zhengdong trends正东动态

【雅昌专访】王胜:借北京国际艺博之机为玉雕业发声

发布日期:2014-10-17     浏览次数:3640

【雅昌专访】王胜:借北京国际艺博之机为玉雕业发声

摘自  2014-10-01 22:10:09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王歌

摘要: 玉雕清明上河图 2014第十七届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将于2014年10月6日至10月9日在全国农业展览馆(新馆)举办,届时将吸引超过150家艺术机构共同参加。展览内容将主要包括中国书画、雕刻工艺、海外精品、民族艺术四大板块。在雕刻工艺板块中,艺博会不仅精心策划新疆和田黄玉专题展,还隆重推出一件&l…


  


玉雕清明上河图

      2014第十七届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将于2014年10月6日至10月9日在全国农业展览馆(新馆)举办,届时将吸引超过150家艺术机构共同参加。展览内容将主要包括中国书画、雕刻工艺、海外精品、民族艺术四大板块。在雕刻工艺板块中,艺博会不仅精心策划新疆和田黄玉专题展,还隆重推出一件“重器”:玉雕作品《清明上河图》。此款作品用重达23.6 吨的整块和田青玉雕刻而成,栩栩如生地描绘了清明上河图虹桥局部的场景。据悉,这件仅底座就耗费15 吨重黄檀木的皇皇巨制历时七年方才完成!

  北京正东艺术馆馆长王胜认为,艺博会本身宣传力度大,品味也高,是多门类艺术展现的好地方。玉雕与绘画一样,有很美的一面,既然绘画有大师,当然玉雕也应该有大师。在雕刻艺术里边,既能反应作者对材质的解读,也包含了他们对艺术的诠释。玉雕中不光有大众见喜闻乐见的题材,也有大题材和大制作。例如这件《清明上河图》玉雕作品选取了张泽端名画《清明上河图》中比较有特征的局部,着意把平面的画移植到立体和壮观的玉材上立体地呈现出来。王胜相信,观众看到这件作品的时候,一定会被吸引进去,并且在其中领略到一种传统文化的信息。因为本作品采用老祖宗的传统技法将国画的元素进行了有益的嫁接。借此次艺术博览会的大环境,将玉雕艺术品进行展示,让这种古老的雕刻艺术与更多的不同门类的艺术同展示、齐共鸣!

  王胜向记者表示,今年博览会的定位比较侧重于包括中国水墨、雕刻艺术在内的传统艺术,并且很荣幸既作为承办方,又带来自己的作品参与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毕竟本身就是做文化的,很珍惜这样的平台。他告诉记者:这次有侧重地选择和田黄玉,实因黄玉被宣传得太少,普通观众接触也不多,因而缺少对黄玉的了解。其实,翻开玉的历史便可知和田黄玉的历史非常悠久,《礼记》里就有一段关于天子驾黄车、穿黄衣、配黄玉礼天的记载,可见黄玉的珍贵程度要高过白玉。现如今黄玉料的储量比白玉少很多,质地特别好的已经枯竭,因为有些黄玉的前身曾经是白玉,通过矿体的演变才能成为黄玉,因此稀之又稀。

  他承认,以前像这样的玉雕展现机会进来得很少,因而很想借此次博览会为这个行业找一个发声的地方。他欣喜地看到,近年来玉雕行业逐渐受到重视,曾经被称作雕玉匠、雕玉工,这次已经被冠以“雕刻艺术”。他认为这是了不起的改变:已经把玉雕的设计、玉雕的创意,甚至一块玉料潜在的美提升到一个很高的艺术地位。我们的谈话也就此展开。

   雅昌艺术网:此次玉雕走进艺博会,与各门类艺术同台共展。您怎么看玉雕与其他艺术的关联性?

  王胜:因为涉及玉雕,每个玉雕师都必须会画画,我也时常习画。比如我需要雕一个观音,绘画和设计必须贯穿始终。我需要先在毛坯画一稿,然而这第一遍画稿很快被雕刻得没有任何痕迹,接着再继续画第二稿、第三稿…直到雕刻完成。越往后绘画需要越细致,一件玉雕活往往需要画三十遍、四十遍,如果在宣纸上画就就会产生三四十件作品,但我们所有的绘画最后呈现的是一件立体的玉件。

  雅昌艺术网:您等于告诉了我,玉雕师其实要有很好的绘画功底。而且一件玉雕的产生需要无数次的绘画和雕刻,其中耗费的时间可想而知。那么这次推出的《清明上河图》,如此重器的选材、创作构想,然后在艺博会上隆重呈现,是怎么样一个过程?

  王胜:显然《清明上河图》跟艺博会是有缘分的。毕竟这件大型玉雕作品,我们从选料到创意设计,再到雕刻完成,耗费了六年多接近七年时间。今年初才算整体完成,并幸运地赶上了艺博会。一件如此庞大的工程,运用了现代的雕刻工具。如果穿越到古时候可能难以想象,也许需要一个熟练的玉雕师用其一生的时间来完成。

  雅昌艺术网:数十吨的玉料显然难得,是和田碧玉吗?

  王胜:透闪石,属于大和田的概念,昆仑脉系。颜色在碧青之间。

  雅昌艺术网:即便是大和田的概念,这么大的玉料一定罕见?怎么得到的?

  王胜:自然罕见。做我们这一行原材始终是最大的需求。有一些原材料商会与我们沟通,告诉我们关于一些玉料的信息。当然,一些玉料的出处以及相关的信息他们也不方便跟我们说得太清楚,可能牵涉到商业机密。总之,按照基本行规,我们按商定的价格得到这块玉,至于这么大一块玉后面的故事,以及怎么挖、挖多久,我们就不便细问。

 雅昌艺术网:当时如何决定把这样一个巨大的石料与历史上的宏大画卷《清明上河图》联系在一起?设计理念以及付诸实施的过程?

  王胜:这个玉雕师叫赵錞,他是河北省玉器协会的副会长。这个作品是他在设计,并带了几个玉雕师花费六年多的时间共同完成的,我们觉得非常好。赵錞是非常有才的玉雕师,他18岁就上玉雕机,今年38岁,正是经验最丰富的时候。真正做活的差不多就是这个年龄,再往后几年就做不动了。这是必然的,因为长时间的一个动作需要聚精会神,尤其是雕刻细致的地方,比如雕刻眼或手的时候需要专神屏住呼吸,如果一刀出错,作品不残即废。

  雅昌艺术网:在这样高规格的艺博会把这件作品推出来,您对它的期望值应该很高吧?

  王胜:我想大概所有搞艺术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真正得意之作是想让更多的人来欣赏。我们有这个心:这么好的一件作品——无论是玉料还是创意或是雕刻工艺,都值得一睹为快。从历史考证,玉文化从古至今已有8000年历史,甚至还可以往上追溯。对华夏民族,唯一不离不弃的文化即是玉文化。从夏商周到春秋战国,再从乾隆盛世延续到今天,玉雕的艺术一直在提升,目前更应该是玉文化的一个鼎盛时期,因此成为玉文化之一员非常有幸。

  雅昌艺术网:刚刚提到大和田玉的概念,您还告诉我和田黄玉相对白玉来说更加珍贵。那么这些黄玉也在大概念的和田玉范围内吗?

  王胜:这些黄玉都产自新疆地区,这是确定无疑的。几乎在解放前就被确定下来的。新疆和田玉有一表玉龙带,在新疆境内的阿尔金山和昆仑山,还没有延伸到青海。如果延伸到青海,就是大昆仑概念了。黄玉地理位置挺玄,刚好处在玉龙带的龙头区域。我们非常有幸采得。因为在新疆有和田玉矿,采掘了很多年,黄玉几乎被认为已经枯竭了,结果我们有幸又追出来!这个地区的名字叫若羌。

  若羌政府蛮可爱的,他们知道黄玉料已经没有了,每每谈到总还是大力宣传黄玉。虽然他们知道本地区黄玉资源已经耗竭了,但他们认为仅仅是宣传文化,跟其他没有关系,实际上一切的造势都是在为我们做宣传。

  目前玉器的市场需求很大,这种市场是消费型为主的市场,艺术的地位从属,很多都是喜闻乐见的一些题材。中国的玉文化很大一个方面是吉祥文化,这类题材需求量很大,和田本地玉满足不了,所以现在青海料、俄料、韩料充斥市场。有听说南美出一种料,我还没有见到料样,他们说特别打眼。

 雅昌艺术网:您刚刚说到一部分黄玉形成的过程是由白玉的过渡和演变。那么跟其他颜色的玉,比如碧玉、糖玉有没有什么关联?

  王胜:有一些资料能显示这一演变过程。但碧玉跟黄玉没有任何关联,整个矿体成份不一样。糖玉跟黄玉还是有点关系,因为糖是二甲铁,在矿铁演变时候会把白玉逐渐侵蚀成黄的颜色。糖玉和黄玉之前身都可能是白玉。更明确一些说,我们在采玉时候遇有白玉矿里面经常出现黄玉,但不多,零星出现。白玉会有一个渐变色,底部特别黄,慢慢白,说明这个黄的部分是被糖化所致。被糖色侵蚀了,形成了黄玉,这是一种;还有一种是全黄,跟糖没有关系,出来就是这样,天生就是黄色。而且黄色也有区别,一块玉料里边各种颜色会出现,比如梨黄、鹅黄,黄中闪绿。其中黄中闪绿情况较多。但是黄玉的玉质确实美,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的黄玉作品。真正做玉和玩玉的,到一定的时候都会对黄玉特别钟爱。

  雅昌艺术网:这么长时间说黄玉,我突然想到,在黄玉、糖玉以及白玉里面出大料的概率似乎并不高,市面上很少见到上述颜色玉里面出特别大的山子摆件,而这次推出的体量庞大的《清明上河图》是碧玉的品种?

  王胜:兴许是老天的安排,赐给人间的东西此多彼寡。挺有意思的,白玉、黄玉的原料就是特别少。通常碧玉块状大,若羌也有碧玉,以前我们买的时候也都是几吨一块,非常大,比其他颜色的玉都大,而大块的黄玉更少,比白玉的大料少。我们到古玩城或者一些商场的玉器专柜会发现,黄玉特别少,白玉相对多。

  雅昌艺术网:正东玉雕这一块主要由你们来承担,其他地方主要承担的角色是什么样的?

  王胜:我们几家合作单位在开碰头会的时候,把各自一些可用资源以及能做的事情摆出来作为后备。一切服从艺博会的统一安排,需要正东怎么做就做什么。正东在玉和雕刻方面有发言权,能掌控这一块,确确实实能让好的作品呈现在观者面前。本次展会,正东另一个需要衔接的地方就是后勤保障这一块,这是我们的责任。

 雅昌艺术网:这次北京国际艺博中,传统玉雕与当代艺术同台展示,怎么样既不失去传统又凸显时代气息?

  王胜:玉的长河太长,每一个时代的点滴都构成了长河中的一部分并形成时代的文化烙印。历史发展到我们这一代,不乏制玉高手和优秀的玉雕设计师。在很多作品中已经赋予了新的时代信息。在传承过程中有弘扬更有创新,作品已经呈现出时代的脉络和呼吸。

  然而玉雕如何往尽量贴近艺术却是这一代玉人需要反复思考的问题。确实,一块料做出来以后会不会被卖掉,卖什么样的价格不亏,才可以继续做下去,这是一个很尴尬的需要面对的问题。如果过多地考虑市场,过多去迎合某位客商,加之该客商的欣赏水平并不高,你就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所以我们看到更多的玉雕题材是传统的,比如雕个弥勒佛什么的。

  随着原材料的越来越稀缺,做玉人也惜玉如金。本来玉雕师可以根据一块玉料的具体情形按照自己的思路进行完美的设计,把创作的空间留给自己。当代做玉既需要有传承更需要有点儿自己的东西。当一个玉雕师经常需要考虑市场,他的创作才能一定受到制约。我现在对雕玉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那就是真正做玉的人是否留一点时间和空间给自己,也就是按照自己的审美去做。为了考虑成本,也为了获得更多人的青睐,不一定要用顶级的黄玉,而用相对不贵的玉。我建议可以选择一些价值不高的原材料,但是确确实实属于真正的和田玉。其实和田玉留给华夏子孙的矿再过五十年也采不空。有很多和田玉是很亲民的,未必高高在上,市场价格大家都能接受。通过琢玉人的创作,将它们变成艺术品,带给大家美的感受。也许带有创作者审美和想法的作品更能让观者接近,毕竟大家是同时代的人。而总是跟几千年前的人对话是很困难的。

  我刚才提到仍有比较丰富的和田玉矿藏,是鉴于我们在那边有玉矿,我在深入玉矿的时候得到那样的感受。但我并没有对其他的玉矿进行详细了解,因而也没有十足的发言权。采玉是追线采,一旦发现玉的表象就可能说明有玉矿存在。我曾经发现成窝子的矿,发现每块玉都是独立的,并不是粘在一起,就像安静睡眠的一个个生命体,透过一束阳光仿佛能看到孩儿般的脸庞,听见轻微的呼吸声。每一块玉上面有一层厚厚的包裹体,被取出来的玉像果冻般的感觉,氧化后便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玉的样子,刚出来并不是这般模样。

  雅昌艺术网:于是这些可爱的如果冻般的玉料被玉雕师将一些当代的观念输入其中,新的思想和观念就生发出来?反之,如果一味追求传统,一味模古,又会呈现另外一种追求?

  王胜:受不同文化的熏陶必然会打上不同烙印。我曾经看到一些优质原料被强行地成某一件作品的时候,真有“暴殄天物”的感觉!在乾隆皇帝的后期,他曾下圣旨要求扬州的工匠在雕琢一些器皿的时候尽量不要采取镂空的方式,他觉得是对玉的一种伤害。这给我们的启发就是,雕玉千万不要像做一个大手术那样,而是要尽量体现玉本身的温润和朴实。作品应该尽量体现出原石之美,而绝不是让原石跟着你走,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它。现在各种流派的雕工百花齐放,但是在继承和发展玉文化过程中,以玉料构思几乎成为主旋律。

  雅昌艺术网:您在这一届北京艺博会上除了有玉文化的大巨制推广,还特别引进青年雕塑。您觉得雕塑和玉雕共同呈现在艺博会上的意义在哪里?

  王胜:引进雕塑,我受之有愧。实话实说,吴为山老师曾经看到我们的东西,就说我来设计,你们给我做一个。他认为他的设计理念可以用玉雕的形式完成。当今,吴老师的雕塑是非常棒的,在我们这样一个博览会中,我们非常想呈现给观者最高的水准。我们两个展位都在一起——吴老师的雕塑艺术和我们的雕刻。毕竟雕塑的影响力在国际上处于更重要的位置。吴老师很多作品在国外更受到追捧,从这一点是我们做玉雕要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