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东月刊

正东国玉 七月刊

发布日期:2016-8-30     浏览次数:949




       中华民族的审美情趣,文化艺术的风格定位,凝聚在中国的玉雕艺术里,历久弥新。温润的玉石,简洁的设计,奇异的构思,刚劲的砣线,构成了玉雕作品的独特风貌。哲学求真,宗教求善,玉雕求美。玉石雕刻所创造的技艺,玉雕人所表现的艺术构思和美德理想,以达至玉的温润自然之美和玉雕作品的艺术之美,便构成了玉雕美学。


       中国玉雕艺术是上升到表达思想情感的境界。这一精神境界如李白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似司空图《诗品》“生气远处”、“妙造自然”的美,更是苏东坡的“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美。玉雕艺术之美,在于人格精神之美,一切都归于中国人对“玉”的喜爱,从而表达出玉雕人情感中的情境和实现人格的和谐之美。


(选自:和田玉资讯)



习近平主席谈文物工作



       【编前语】中华文化发展繁荣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条件。保护历史文物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必然要求。饱含着对传统文化的深厚感情,担负着实现民族复兴的历史重任,加强历史文物保护、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始终为习近平主席所关注、所思考。无论是对有关报告的批示,还是到地方考察调研,习近平主席历来高度重视文物保护,并身体力行推动保护和抢救文物工作,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多次就文物保护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对提升文物保护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个博物院就是一所大学校。要把凝结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文物保护好、管理好,同时加强研究和利用,让历史说话,让文物说话,在传承祖先的成就和光荣、增强民族自尊和自信的同时,谨记历史的挫折和教训,以少走弯路、更好前进。

——2015年2月15日

习近平主席到陕西省西安市调研


       汉代是中国历史上十分重要的一个时代,从公元前206年开始,绵延400多年,为中华文明宝库留下了璀璨的成果。这次展览将展出来自中国27家博物馆的450多件精美文物,从多个侧面展示中国汉代多姿多彩的社会风貌,传递中华民族不断进行文明创造的智慧结晶。从这份中国文化珍贵遗产中,法国和欧洲观众能够更为形象地了解中华文明的历史传承。

——2014年10月

习近平主席为法国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汉风-中国汉代文物展”题写序言


       没有中华文化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个民族的复兴需要强大的物质力量,也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没有先进文化的积极引领,没有人民精神世界的极大丰富,没有民族精神力量的不断增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可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传承中华文化,绝不是简单复古,也不是盲目排外,而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辩证取舍、推陈出新,摒弃消极因素,继承积极思想,“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2014年10月15日

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节选自 :新华网)


 古代殷墟玉器的文化历史


      殷墟玉器是古代玉器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上承夏及商代早期玉器的优良传统,下启西周玉器的先河,创作了很多精美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


      殷墟是商代后期盘庚至帝辛八代十二王的王都遗址,位于今河南省安阳市西北部。据不完全统计,截止至2000年,经考古发掘出土的玉器约有2300件上下。


      殷墟玉器的色泽瑰丽多彩,晶莹光润。以妇好墓的玉器为例,以深浅不同的绿色最多,黄褐、棕褐次之,淡灰色、白色(包括乳白)、黄色的较少。多数杂有与主色相异的玉斑,纯色的较少。



      殷墟玉器的质料,有新疆和田玉、透闪石软玉、南阳玉、岫岩玉,可能还有河南密      玉。而以新疆和田玉占多数。其次为透闪石软玉,南阳玉和岫岩玉甚少。和田玉输入殷墟最迟在殷王武丁时代。据“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学者推算,武丁在位的绝对年代为公元前1250至前1192年。


      殷墟玉器的造型丰富多彩,刻划细腻,突破了新石器时代以来玉石的造型器的造型模式,创作了不少诸如人像、兽畜、禽鸟等多种圆雕作品。如墓中所出的某些玉石人像、有极强的写实性,圆雕的兽禽和昆虫或行或立,大多形象逼真,有些还突出了外形的主要特点,如象的长鼻、虎的利齿、螳螂的刀足等,相当神似。




       浮雕的兽畜和禽鸟,多设计成侧视形,肥瘦适中,以作静止状态的居多;少数则作运动状态,如急驰的的虎、冲天直上的鹰。对于某些神话性动物,如蟠龙、 凤、怪鸟等,造型也很优美。充公反映了当时的设计者对现实世界的深入观察和对神话世界的向往。从殷墟出有各种品类的玉器,而有些器类的造型(如戈、簋等) 与殷墟同类铜器接近,以及部分玉器的花纹与铜器花纹相近分析,大部分玉器应是殷人在当地制造的。至于少数刻有文字的,可能是某些方国贡纳的。

                                      (摘自:安阳新闻网)





乾隆语玉

       古代中国是一个标榜“德治”的社会,具有“温润而泽”物理特征的玉石,被认为是最能体现“仁者爱人”这一儒家思想的物品,受到整个社会的喜爱,形成“以玉比德、君子佩玉、无故玉不去身”的习惯。自此,和田玉培育了中华民族爱玉、崇玉、礼玉、赏玉、玩玉、藏玉并视玉为生命的传统观念。


       据著名玉器专家杨伯达先生的研究,自夏代开始,从和田到中原王朝首都的运输玉料之路已有不少于4000年的历史,堪称我国和世界上最早一条沟通东西政治、文化及商贸的运输线,也是距离最长、使用时间最久的陆路交通大动脉,在人类文化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和田玉玉器最后的光彩是乾隆二十五年至六十年(1760年~1795年)这35年间,以宫廷玉器为龙头,带动了苏州、扬州、杭州、南京以及北京等地玉器的长足发展。之所以如此,与当时的一个重要历史事件和具有“玉痴皇帝”雅号的乾隆皇帝的极力推动有密切关系。


       乾隆二十四年,乾隆皇帝最得意的“十全武功”之一的平准战役取得胜利,出产和田美玉的新疆正式归入清中央政府的直接管辖之下,和田玉玉贡开始源源不断地运往北京。对此,乾隆皇帝非常得意,他特制碧玉刻诗大盘以为纪念(现在养心殿后寝)。在御制《和阗玉》诗中,乾隆写道:“和阗昔于阗,出玉素所称,不知何以出,今乃悉情形。”并说:“回城定全部,和阗驻我兵,其河人常至,随取皆瑶琼。”



      为了使人形象地了解当时新疆开采山料玉的情景,他还令玉工琢制了一件碧玉《于阗采玉图》山子(1765年),题诗于背面:“于阗采玉人,淘玉出玉河;秋时河水涸,捞得璆琳多;曲躬逐逐求,宁虑涉寒波。玉不自言人尽知,那曾隔璞待识之,卞和三献刖两足,审然天下应无玉。”


      一般来说,玉料送达内廷后,择其优者,根据材料特征和需要确定应制器物,重要的要上奏皇帝批准。之后,一部分留玉作加工,大件和部分小件送苏州、扬州、南京、杭州等地加工。乾隆二十五年后的制玉高潮时期,每年外包玉器达200件。


      古代帝王多喜爱玉器,《左传》就记载了许多诸侯王之间用玉为礼物进行交往的故事,有的甚至流传至今。清代的乾隆皇帝喜爱玉器超过历代帝王。清宫遗留的古代玉器,大多为乾隆时期收集的,他还亲自进行鉴别、定级,许多清宫遗留的古代玉器,配置的木托、木座、木匣,都是乾隆时期置办的,并带有乾隆钦定的甲乙丙等字样。



      得到一件珍贵的玉器,乾隆总是题诗吟咏,或表示愉快的心情,或对古人工艺的赞叹,或对其用途略加考证。对于当代所制玉,则是记叙其经过,以为传承有续。仅据不完全统计,他的御制诗中有咏玉诗近八百首,仅现存的《御制谷璧诗册》就收录了他在乾隆辛巳年至庚戌年所作咏叹玉谷璧诗54首,体现了他对谷璧的喜爱。


      乾隆对于宫廷玉器制造给予极大的关注,亲自过问造办处玉作的人员构成、工匠的选派及其技术情况。重要的器物,他还对画稿、制木型、蜡样,以及最后的装饰、摆设等,一一审查,亲自指示。如乾隆四十六年初,制作《大禹治水图》玉山的石料运到北京后,他令画师依古人《大禹治水图》稿本画《大禹开山图》纸样正、背、左、右四张,御览后令画师贾铨照图样在大玉上临画,并做成蜡样,经御览后,再交两淮盐政图明阿,按照蜡样做法、纸样大小制作,并要求图明阿:“座子照玉形配做铸料铜座,其大玉山所画钻心,照依大小并照纸样所贴深浅尺寸数目打取钻心,俟打得时,即送京呈览。”山子制成后,他又下旨令指明安设地点和刻款工匠,将他亲笔题名“密勒塔山玉大禹治水图”及题诗,以及他最得意的两方印玺“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八徵耄念之宝”,刻于玉山背面。



      乾隆还亲自过问玉器的生产过程,并制定对玉工的惩罚办法,轻则扣除薪俸,重则降职、革职以及体罚或监禁。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所画汉玉熊佩上座样,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此熊佩的座样如何画不来,是什么画匠!着海望将画匠重责四十板。钦此。”


      乾隆最爱的珍贵玉器,往往收藏在叫“百什件”的盒子里。百什件共分为9层,抽屉中有每件玉器专用的小格子。《弘历鉴古图》是一个叫丁关鹏的宫廷画师所做,真实地描写了乾隆皇帝鉴赏古玉的情景。


      苏州工匠利用废玉料琢成的“桐荫仕女图”,是一件表现江南庭园景色的巧夺天工的作品。圆门内外有茂密的蕉叶和玲珑的假山,玉料中间的凹陷处顺势雕成两扇半月形扉门,半掩半开的扉门内外各立一白衣少女,透过门缝相互窥望。乾隆非常欣赏这件品, 因而在底部阴刻乾隆帝御题文:“和阗贡玉,规其中作椀,吴工就余材琢成是图,既无弃物,又完璞玉。御识。”及诗:“相材取椀料,就质琢图形。剩水残山境,桐檐蕉轴庭。女郎相顾问,匠氏运心灵。义重无弃物,赢他泣楚廷。”把它与春秋和氏璧相提并论。


      乾隆时期利用新疆和田玉制作的大型玉件还有许多,著名的有:乾隆三十一年至乾隆三十五年完成的《秋山行旅》玉山、乾隆四十二年至乾隆四十五年完成的《南山积翠》玉山、乾隆四十一年至乾隆四十五年完成的云龙玉瓮、乾隆四十一年至乾隆四十四年完成的大玉瓮、乾隆四十一年至乾隆五十二年完成的《大禹治水图》玉山,以及“会昌九老图”玉山等,都是重达数千斤或上万斤的大件。


      有意思的是,乾隆年间制作的宫廷玉器中,大多带有“乾隆年制”的制造年款,还刻有千字文顺序号。“天字一号”已经不知流落何处,也不知道是何器物。故宫博物院目前存有“地字二号”、“元字三号”、“洪字七号”和“火字七十五号”,都是仿古斧形玉器,至于千字文顺序号排至何字,“天字一号”是何器物,目前仍无定论。


      乾隆去世后,清朝的国力迅速衰落,因此对玉器的需求大大减少,玉器的制造开始走入低谷。嘉庆四年(1799年),皇上甚至下旨和田、叶尔羌停止进贡玉料。道光元年(1821)以后直到清覆亡,新疆玉料进贡再也没有恢复。

                (摘自:中国和田玉鉴赏网)



名玉之史

和氏璧


      楚卞和往楚山,见石中有璞玉,抱献楚厉王。厉王使玉人相之,曰:“石也。”王怪其诈,刖其左足。历王卒,子武王立,和又献之。王使玉人相之,曰:“石也。”王又怪其诈,刖其右足。武王卒,子文王立,和欲献,恐王见害,乃抱其璞哭三日夜,泪尽继之以血。文王知之,使谓之曰:“天下之刖者多矣,子独泣之悲,何也?”和曰:“吾非泣足也,宝玉而题之以石,贞士而名之以诳,此吾所悲也。”王取璞,命玉人琢之,果得美玉,厚赏而归。世传和氏璧,以为至宝。

                              (选自《韩非子·和氏璧》)



国玺流传


      和氏璧面世后,成为楚国的国宝,从不轻易示人。后来,楚国向赵国求婚,使和氏璧到了赵国。公元前283年,秦昭襄王听说赵国有和氏璧,提出以15座城相交换,因赵弱秦强,赵国不敢怠慢,但又不情愿,便派智谋双全的蔺相如奉璧使秦。蔺相如知道其中有诈,偷偷将和氏璧送回了赵国。此事在司马迁史记》中有详细记载。


      据《史记》记载,秦王政九年,便制造了玉玺,刘邦灭秦得天下后,子婴将御玺献给了刘邦,御玺成为“汉传国宝”。到汉末董卓之乱,玉玺先后落入孙坚袁术之手,再传魏、晋。五胡十六国时,一度流于诸强,后被南朝承袭。隋亡后,玉玺被隋朝萧皇后带到突厥,直到唐贞观四年(公元630年)玉玺归唐。五代时,天下大乱,流传的玉玺不知所终。在六朝以后的记载中,大都认为被秦始皇所用的玉玺是用和氏璧改造而成的。但历史文献中关于秦国传国玉玺有比较详细记载,指明它是用蓝田玉制成的,因此用和氏璧制成传国玉玺的说法是没根据的。


      清代以后,人们开始对和氏璧的真实性产生怀疑,乾隆皇帝在《卞和献玉说》中,认为这只是韩非子的寓言而已。而现在诸多学者经过研究认为古代的这块和氏璧取材于阿尔金山的和田黄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