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 culture中国玉文化

明代玉谷圭︱谷圭七寸,天子以聘女

发布日期:2016-11-3     浏览次数:2128

       在明代冠服制度中,皇后、皇妃、皇嫔、皇太子妃、亲王妃、世子妃、郡王妃礼服均有“玉谷圭”一件,即瑑有谷(穀)纹的玉圭。

明代孝和皇后

 

《周礼·考工记》记载:“谷圭七寸,天子以聘女。”《春官》篇也说:“谷圭以和难,以聘女。”郑玄注云:“谷圭,亦王使之瑞节。谷,善也,其饰若粟文然。”贾公彦进一步解释说:“‘谷,善也’,故执善圭和之使善也。聘女亦是和好之事,故亦用善圭也。知‘饰若粟文’者,以其称谷,若谷粟然也。”


这里提到了三点,一是谷圭的功能:天子以聘女;二是谷圭的纹饰:形如谷粟;三是谷圭的尺寸:七寸。明代皇后王妃的礼服使用玉谷圭正是“天子以聘女”的体现,谷圭的纹饰是大小相同排列整齐的凸起圆点,以象征“谷粟”,虽然比起早期玉器上的谷纹略显粗大且缺少变化,但仍保持了基本特征。

左:玉谷圭,明,明神宗定陵出土

右:玉谷圭,明,益宣王墓出土

 

        从出土的明代玉谷圭实物来看,雕刻精粗不一,如明神宗定陵的玉谷圭圭面平整,谷纹圆润清晰,而各地藩王墓的玉谷圭则相对粗糙不少。

青玉谷圭,明,歙县博物馆藏

 

      安徽博物院微博发布的歙县博物馆藏明代青玉谷圭谷纹之间有比较明显的分格线,江西南城益庄王夫妇墓出土的青玉谷圭,两面刻直线4条,左右再刻12、13条平行斜线与直线相交,将圭面分划成五行六边形小格,格中所瑑谷纹既平且浅,仅隐约可辨。

青玉谷圭,明

益庄王墓出土,金沙遗址博物馆藏

 

        关于谷纹和蒲纹《礼记正义》说:“《宗伯》又云:‘子执谷璧,男执蒲璧’。注云:‘谷所以养人,蒲为席所以安人。不执圭者,未成国也。’盖瑑以为谷稼及蒲苇之文,盖皆径五寸。”聂崇义所撰《新定三礼图》根据这一说法想象了谷璧和蒲璧的图案,谷璧上饰以谷稼,蒲璧上饰以蒲草,宋人林光朝曾对此讥讽说:“聂氏《三礼图》全无来历,谷璧则画谷,蒲璧则画蒲,皆以意为之,不知谷璧止如今腰带銙上粟文耳。”但《新定三礼图》中的谷圭仍遵从郑注,用文字标明“其饰若粟文然”,大概由于“粟文”过于细碎,插图中只画出圭形而没有画纹饰。

《新定三礼图》中的谷圭

《新定三礼图》中的谷圭

 

  朝鲜半岛的“大韩帝国”成立後颁布的后妃翟衣制度里也有玉谷圭,现存英亲王妃的玉谷圭无论造型还是纹饰都和明代不同,尤其把谷纹设计成谷稼的样子,类似《新定三礼图》的谷璧,完全没有理会谷圭用“粟文”的记载。

大韩帝国英亲王妃玉谷圭

 

       明代后妃的玉谷圭遵从周礼一律为“七寸”(皇帝诸王的玉圭则依等级尺寸递减),《大明会典》特别注明为“周尺”。使用“周尺”是明人为了表示对传统的尊重与继承,其具体长度,按照《朱氏舜水谈绮》的说法是“明朝裁缝尺陆寸肆分弱”,即明人所谓的“周尺”一尺相当于明代裁衣尺的6寸4分。

《大明会典》皇后冠服记载的玉谷圭

 

      按照现在通行的换算,明裁衣尺一尺约等于34厘米(一寸3.4厘米),那么“周尺”一尺大约有22厘米(一寸2.2厘米),非常接近战国尺的长度(约23厘米)。根据“周尺”,玉谷圭“七寸”约在15.4厘米上下,对照各地出土的玉谷圭,基本符合这一尺寸,但也普遍存在超出的现象。

青玉圭,明,江西省博物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