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 culture中国玉文化

玉文化与中国文学

发布日期:2014-5-8     浏览次数:2704

早唐时期

玉对中国的文学、历史著作影响极大,许多著作都以玉作为重要的内容加以论述,如《山海经》、《拾遗记》,还有一众古代传说和戏曲等。

传说中玉皇大帝所居的凌霄宝殿和西王母娘娘所住的昆仑玉山,都是宝石构成的辉煌之所,琼楼瑶池,玉树琼花,而奔月嫦娥居住的广寒宫则是冷冷清清,惟有玉兔与之为伴。

《诗经·秦风》中有“何以赠之,环瑰玉佩”。屈原也在《九歌》中感慨:“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瑶,石之次玉者。琼,玉枝也。说的就是己修饰清洁,以瑶玉为席,美玉为瑱,何不痛快畅饮。

《左传·襄公十五年》中则用一篇不足百字的文章表现出宋国正卿子罕的君子风尚。文章记述的是春秋时,有人送给子罕一块宝玉,并说:“这是经过玉工鉴定过的,绝对是宝玉,我今天特意献给您。”而子罕却正气凛然地说:“此玉虽是宝,但我以不贪为宝。”遂坚辞不受。

唐代王翰的《凉州词》中写到“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这里提到的“夜光杯”就是用和阗白玉雕琢而成的杯壁极薄的酒杯,这种玉在月色下可发出晶莹的光芒,与杯中的葡萄美酒相映成趣,美轮美奂,令诗人酒兴大发。唐代诗人李商隐也有“蓝田日暖玉生烟”的诗句。

爱情这个永恒的话题也与玉联系起来,演绎了多少令人神往的爱情故事。“弄玉吹箫”的爱情故事一直为世人所称颂。春秋时候,秦穆公有个小女儿名叫弄玉,善于吹笙,居住的地方有个楼台叫凤台。有一天,弄玉在凤台上吹笙,忽然有人唱和,晚上梦见一个美男子骑彩凤自天而降,立于凤台之上,告诉弄玉:“吾乃太华山之主,上帝命我与你结婚,在中秋那天相见。”说罢,解腰间玉箫,倚栏吹之,彩凤亦附和鸣叫起舞。弄玉醒来后,派人到华山寻到。在中秋之夜,一男子名叫箫史为穆公吹箫,“才品一曲,清风习习而来;奏第二曲,彩云四合;奏至第三曲,见白鹤成对,翔舞于空中,孔雀数双,栖息于林际,百鸟和鸣,经时方散。”穆公大悦,遂赐箫史与弄玉成婚。半年之后某天夜里,弄玉夫妇在凤台吹箫,忽然有“紫凤集于台之左,赤龙盘于台之右”两人便乘龙乘凤,自凤台翔云而去。今有“乘龙快婿”,便是由此而来

元明时期

元末明初的一曲脍炙人口的杂剧《玉梳记》,亦作《对玉梳》,全称《荆楚臣重对玉梳记》,写的是扬州秀才荆楚臣爱恋“松江府上厅行首”顾玉香的爱情故事。顾、荆二人相爱两年,情投意合,但此时荆楚臣的金钱用尽,遭鸨母羞辱,并被逐出。顾玉香鼓励荆楚臣赴京应试,考取功名,临别时,玉香将珍爱玉梳“掂做两半”,二人各持一半作为信物。荆楚臣走后,玉香相思忧烦,“茶饭少进,脂粉懒施”,“朝忘餐食无味,夜废寝眼难合”,闭门拒客。后来玉香逃出妓院,赶往京都去寻找荆楚臣,途中遭富商柳茂英拦截,持刀相逼。正好赶上楚臣状元及第,正赴任路过,便将玉香救出并与之相认。顾、荆二人团聚,将玉梳“令银匠用金镶就”永存留念。

  明代剧作家高濂的《玉簪记》也向人们讲述了一段关于玉簪的爱情喜剧。南宋书生潘必正在临安应试落第,到金陵女贞观探访身为观主的姑母。大家闺秀陈妙常因避靖康之难,投至观中为女道士。在琴声和诗才的相互感发下,潘、陈二人互通情愫,成其好事。观主察觉,遂逼侄儿再赴科考,并亲自送其登舟起行。陈妙常急忙雇舟追赶恋人,两人在江上互赠玉簪和鸳鸯扇为信物。后潘必正考中得官,与陈妙常结为夫妻。

明代著名戏曲作家汤显祖所作的《紫钗记》更是用女主人公所佩戴的紫玉金钗向人们讲述了一个曲折而美好的爱情故事。陇西才子李益,游学长安,与霍王府小姐霍小玉,在元宵节上偶遇,小玉不小心将紫玉钗丢失,李益正好捡到。两人互生情愫,便成了亲。婚后李益参加殿试,中了状元,但因得罪了当朝权贵卢太尉,被派到玉门关外随军,不得还朝。李益在关外立功,却被卢太尉软禁,仍不能与小玉相见,卢太尉派人送信给小玉,骗说李益已经入赘卢府。小玉接到假信,十分伤心,怨恨李益薄情,但又不十分相信,便耗尽家财寻访李益踪迹,最后变卖了信物紫玉钗,恰被卢府买去。卢太尉知此钗乃李、霍定情之物,便用紫玉钗骗李益说,小玉已另嫁他人,两人由是产生误会。侠士黄衫客听说了此事,便救出李益,使之与小玉相见。李益把紫玉钗给小玉戴上,两人冰释嫌疑。黄衫客又把卢太尉专权李益和小玉受屈一事参奏主上,最后得以奸人得惩,好事成双,李益被封为集贤殿学士和鸾台侍郎,霍小玉为太原郡夫人。    

相比较之下,《荆钗记》的故事就更加曲折而令人可叹了。说得是贫士王十朋以荆钗为聘礼,与钱玉莲结为夫妇。不想王十朋考中状元后,因不愿背叛结发妻子,拒绝丞相招婿,得罪权贵,祸端陡起,落走他乡。妻子钱玉莲则被逼投江,幸遇好人相救。数年后,两人都以为对方身亡,在到道观相逢不敢相认,最终以荆钗为凭,才得以团聚。